中文 | English
全程业务
海路联运
报关报检
出口退税
贸易融资
来料转型
进料关务

长业报导;全国第四次金融工作会议本周五召开。
2012-01-04

长业报导:

新年伊始,时隔五年之后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即将于本周五召开。

过去三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分别于1997年11月、2002年2月、2007年1月召开。第四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原本定于2010年召开,由于各种原因,会议召开时间推迟至今。

为筹备此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早在2010年初,包括中财办、中编办、国研室、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等在内的20个部委办局“总动员”,并分头领衔由国务院直接部署的“15项重大金融课题”。

“十五大金融课题”包括,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制度、完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加强对金融机构综合经营和金融机构的监管、明确商业银行资本金补充和约束机制等。

与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制度等议题相比,明确商业银行资本金补充和约束机制属于微观层面。但2010年银行大规模股权融资后,商业银行又在2011年掀起了次级债融资的狂潮。3年多的现实证明,明确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和约束机制已变得十分紧迫。

资本饥渴

2009年银行业天量信贷投放之后,中国银行业普遍出现了资本充足率的大幅度下降。为了弥补资本充足率,上市银行普遍采取资本市场融资的方式。

“一旦传出某家银行需要融资或再融资的消息,资本市场往往出现动荡。这种情况是不太正常的,这反映了银行资本补充机制尚不健全的状况。”业内人士表示,在建立资本约束的同时,需要建立正常的资本补充机制。

当前,我国商业银行利润的主要来源是存贷利差。这种存贷利差的经营模式带来两种结果:其一,制度性的存贷利差诱使银行扩大信贷规模,以图增加利润;其二,信贷规模增大导致风险资产增加,从而消耗银行资本,最终资本充足率下降。

要维持这种经营模式的运转,我国商业银行就陷入了“扩大信贷规模——资本充足率下降——再融资——再扩大信贷规模”的怪圈。

从2009年至2011年3年的实践来看,3年时间正好完成了一轮上述怪圈。统计显示,在银行股权融资最频繁的2010年,国内商业银行的融资占整个资本市场融资规模超过40%。

显然,银行业在中国股市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其频繁的再融资将造成股票市场的剧烈波动。长远来看,这种再融资怪圈难以持续,主要依靠资本市场补充资本的道路行不通。

但另一方面,中国目前的融资体系仍以间接融资为主,银行在融资体系中处于主体地位。经济增长要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又要求银行信贷保持一定的增速予以配合。

因此,破题银行资本补充和约束机制,特别是资本补充机制变得尤为紧迫。

资本规划

“建立正常的资本补充机制,首先商业银行要建立自己的资本规划。”农行董事沈炳熙撰文指出,早作安排才能遇事不乱,银行要根据银行的发展战略和经营目标,制定至少为期五年的资本规划,明确规划期内每年需要达到的资本目标以及为达到这些目标拟采用的方法。

事实上,补充资本带有应急的味道,将补充资本作为银行的应急行为转变为常态行为,规划的重要性就由此凸显。资本规划的重要性目前已经越来越得到银行的认同,在近一两年来,大多数上市银行都公布了自身3年的资本规划目标。

沈炳熙还认为,建立正常的资本补充机制,还要求金融监管部门采取稳定的资本约束政策。监管部门要客观准确地认识资本约束的目的,从防控风险的内在要求出发,努力维护资本约束指标的稳定性。

“频频改变标准或办法,会使商业银行失去合理的预期。诚然,在不同时期,银行面临的风险不尽相同,需要补充的资本也不会完全一样,但基本标准应当稳定。”在沈炳熙看来,除了资本充足率的水平应当保持稳定,资本补充的政策也应当稳定。

举例而言,对于商业银行用利润补充资本,有关法律应当明确资本充足率未达到什么水平,银行就不能向股东派发股息;再比如,用发行次级债券补充资本,发行体的资格、资金计入资本的比例等等,

版权所有 深圳市长业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